(東西問(wèn))萬(wàn)燚:西方學(xué)者為何也高評蘇軾?
2023年05月08日 11:52 來(lái)源:中新網(wǎng)海南

  中新網(wǎng)海南新聞5月8日電 澳門(mén)《星報》采用中新社海南分社稿件,題目:(東西問(wèn))萬(wàn)燚:西方學(xué)者為何也高評蘇軾?

  中新社?4月18日電 題:西方學(xué)者為何也高評蘇軾?

  ——專(zhuān)訪(fǎng)四川輕化工大學(xué)人文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教授萬(wàn)燚

  中新社記者 張茜翼

  蘇軾是中國文學(xué)史、美學(xué)史和思想史上的杰出人物。20世紀70年代以來(lái),蘇軾在黃州、嶺南的貶謫文學(xué)尤其受到國內外學(xué)界重視。

  西方學(xué)者為何也高評蘇軾?在他們眼中,蘇軾在貶謫經(jīng)歷中體現出怎樣的文化人格?其應對精神困境的智慧有何當代價(jià)值?從西方對蘇軾的多視角研究解讀,又如何看中華民族形象的國際構建?

  四川輕化工大學(xué)人文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教授萬(wàn)燚潛心蘇軾研究多年。她在海南出席首屆中國(海南)東坡文化旅游大會(huì )期間接受中新社“東西問(wèn)”專(zhuān)訪(fǎng),對此進(jìn)行解讀。

  現將訪(fǎng)談實(shí)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在西方主流認知中,蘇軾是怎樣的人物?

  萬(wàn)燚:西方學(xué)界研究呈現的蘇軾形象較為立體復雜,一方面,蘇軾是偉大的“多面天才”,追求自由、個(gè)性、多元價(jià)值觀(guān)及“平凡中有智慧”的哲人,熱愛(ài)生活、積極融入世界的智者;另一方面,蘇軾也有普通生命個(gè)體身處精神困境時(shí)的掙扎與抗爭,不斷艱難緊張地探尋自我與世界的關(guān)系,試圖獲致精神沖突的和解與安寧。

  中新社記者:蘇軾的一生遭三次貶謫,在此期間不僅在詩(shī)詞方面佳作不斷,個(gè)人思想境界也得以升華。在西方學(xué)者眼中,蘇軾在貶謫經(jīng)歷中體現出怎樣的文化人格?

  萬(wàn)燚:西方學(xué)者認為,在貶謫期間,作為作家的蘇軾漸臻佳境。他可以有時(shí)間反思自己的經(jīng)歷和個(gè)性,探索新的寫(xiě)作方式,發(fā)掘支撐他度過(guò)流放期的內心源泉。

  與國內學(xué)界較多肯定蘇軾“文化英雄”的貶謫形象不太一樣的是,西方學(xué)者多將蘇軾視作一個(gè)應對精神困境的普通人。他們多從如何對抗挑戰的角度深入剖析蘇軾的內心世界,認為其一直在艱難、緊張而執著(zhù)地協(xié)調自我與世界的關(guān)系,以一個(gè)積極的行動(dòng)主義者的姿態(tài)參與到改造世界的各項事務(wù)中,依然為民造福,包括賑災、構筑防御工事、修筑堤壩治水、改善醫療設施等。蘇軾還不遺余力地說(shuō)服一些官員加入,這是歷史上少見(jiàn)的發(fā)生在貶官身上的事,且在儒家或道家傳統中都沒(méi)有相應思想支撐。

  因此,在西方學(xué)者眼中,蘇軾擁有心系天下蒼生、仁愛(ài)自然萬(wàn)物的情懷,在具體的行政管理上具有充沛的精力與驚人的創(chuàng )造力,稱(chēng)得上是一個(gè)積極與周?chē)澜缃佑|、交融的典范。在此意義上,蘇軾證明了自身的偉大,體現了他獨特的文化人格。

  中新社記者:“問(wèn)汝平生功業(yè),黃州惠州儋州!奔词故琴H謫之身,蘇東坡依然殫精竭慮地為黃州、惠州、儋州的百姓造福,為百姓所愛(ài)戴、尊崇。西方學(xué)者為何也高評蘇軾?

  萬(wàn)燚:蘇軾一生宦海浮沉,得意時(shí)少失意時(shí)多,三次被貶,飽受打擊和排擠,長(cháng)期窮困潦倒,卻名垂千古。西方學(xué)者高評蘇軾,主要也是有感于他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境界,蘇東坡百折不撓的意志品格、樂(lè )觀(guān)豁達的人生態(tài)度永遠激勵著(zhù)人們。蘇軾“坡仙”的稱(chēng)號,就是因其灑脫率性、飄逸放曠的人格魅力而來(lái)。

  在這一點(diǎn)上,西方學(xué)者高評蘇軾,同國內學(xué)者是一致的。只是西方學(xué)者的學(xué)術(shù)興趣更多聚焦于蘇軾對苦難的超越上,如艾朗諾(Ronald Egan)的《蘇軾人生中的言、象、行》、傅君勱(Michael Fuller)的《通向東坡之路——蘇軾詩(shī)歌中“詩(shī)人之聲”的演變》、唐凱琳(Kathleen Tomlonovic)的《蘇東坡的貶謫與回歸》、管佩達(Beata Grant)的《再見(jiàn)廬山——佛教思想對蘇軾生活及作品的影響》等著(zhù)作,均著(zhù)意于強調蘇軾內在精神的蛻變和升華,最終達到自我超越的人生境界。最具代表性的是傅君勱在《哥倫比亞中國文學(xué)史》中的論述:“文人士大夫階層堅持著(zhù)儒家的自我實(shí)現理想,但是他們越來(lái)越將自己的關(guān)注點(diǎn)從仕途轉向更加內在化的圣人之境!蔽鞣綄W(xué)界擅長(cháng)用文本細讀的方式細致深入地挖掘蘇軾作品中展現出來(lái)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境界的豐富內涵,以此來(lái)解釋他的詩(shī)意人生、審美超越。

  中新社記者:“一蓑煙雨任平生!痹谖鞣綄W(xué)者看來(lái),蘇軾一生多次被貶,面對多艱人生,他是如何治好自己的精神內耗的?西方學(xué)者怎樣看待蘇軾應對精神困境的智慧在當今時(shí)代的價(jià)值意義?

  萬(wàn)燚:西方學(xué)者認為蘇軾在體驗“疏離”的痛苦中逐漸達成精神的“調和”,完成了由“臣”到“人”的角色轉變和人格獨立的過(guò)程。人生的苦難迫使蘇軾反復思考作為“人”的意義,最終形成了出為“臣”,處為“人”,并且最終歸結到“人”的出處思想。還認為蘇軾通過(guò)淡化貶謫身份強調隱逸形象而獲得了精神上的解脫與超越。他應對精神困境的人生智慧在于將自己被迫“流放”轉化為一種自愿“回歸”,重新歸于生命本真,歸于簡(jiǎn)單自然的生活方式。

  在西方學(xué)者看來(lái),轉換視角,調整認知,在現有環(huán)境條件下找到維持身心平衡的有利因素,始終保持自己詩(shī)意棲居的樂(lè )觀(guān)人生態(tài)度,是蘇軾特有的人生智慧,對當今時(shí)代的人們也具有啟示意義。

  中新社記者:在西方漢學(xué)界的研究中,蘇軾如何從儒釋道三家思想中吸取精神資源?

  萬(wàn)燚:西方漢學(xué)界認為蘇軾出入三教,對中國優(yōu)秀傳統文化融會(huì )貫通并以自己的豐富實(shí)踐在各個(gè)文化領(lǐng)域開(kāi)拓創(chuàng )新。蘇軾對傳統儒家思想有承續更有超越和改造,譬如他并不以傳統儒家的善惡觀(guān)而界定“好”與“壞”,堅持將人類(lèi)情感的合理性視為所有禮制、亦即所有價(jià)值觀(guān)念的最終源泉。在蘇軾看來(lái),所謂“好”,指的是那些能夠帶來(lái)公共福祉的行為,所謂“壞”,則是只有某些個(gè)體受益。

  西方學(xué)者認為蘇軾對佛家思想的接受是有選擇的,佛家思想并沒(méi)有將蘇軾引向脫離世俗事務(wù)的消極方向。蘇軾遭貶謫期間,習佛成為其應對處境挑戰的一種重要方式,在此過(guò)程中逐漸涵養出一種隨緣自適的曠達心境。蘇軾汲取道家“人與自然天地為一”的思想,重新確定自己在宇宙中的身份。他將一己之痛苦與磨難置于天地間審視,個(gè)人的遭際在綿延不絕的人類(lèi)與寥廓亙古的宇宙中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中新社記者:從西方對蘇軾的多視角研究解讀,如何看中華民族形象的國際構建?

  萬(wàn)燚:相對于富有浪漫色彩的“文化偶像”這一標簽,西方學(xué)者更愿意稱(chēng)蘇軾為應對挑戰的智者、積極的行動(dòng)主義者、令人驚奇的變革者、文化的自由主義者等。西方學(xué)者的相關(guān)研究建構出獨特的蘇軾形象——可信可愛(ài)可敬,體現出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魅力。

  隨著(zhù)中國綜合國力不斷增強,國際交流深入推進(jìn),建構中華民族形象,就要更加深入挖掘如蘇軾所代表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所蘊含的思想觀(guān)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結合時(shí)代要求繼承創(chuàng )新,且大力對外傳播,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shí)代風(fēng)采。

  有句話(huà)說(shuō),每個(gè)中國人心中,都有一個(gè)蘇東坡。隨著(zhù)中外經(jīng)濟文化交流的日益密切和深化,東坡文化逐漸為全世界人民所熟悉和熱愛(ài),已成為全世界人民了解中國的一個(gè)重要平臺。蘇東坡開(kāi)放包容、兼收并蓄的文化精神符合現代價(jià)值觀(guān),具有世界性,蘊涵人類(lèi)共同的精神追求。越來(lái)越多的外國友人通過(guò)蘇東坡讀懂中國、熱愛(ài)中國。弘揚東坡文化,賡續東坡文化開(kāi)放包容、兼收并蓄、自強不息、勇于創(chuàng )新的文化精神對推進(jìn)中外文明交流互鑒很有意義。(完)

編輯:王曉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