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的“外星文物”之謎:神秘巴蜀王國緣何消失
2023年06月12日 10:36 來(lái)源:中國新聞周刊

  通向三星堆:蜀道難于上青天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徐鵬遠

  發(fā)于2023.6.12第總第1095期《中國新聞周刊》

  成都平原的西南部有一座面積不大的縣城,名曰青神。城區西北車(chē)水馬龍的公路旁,如今是一片開(kāi)闊的廣場(chǎng),白天時(shí)鬧中取靜,等到華燈初上,廣場(chǎng)舞的人群列陣蹁躚,又成了一方樂(lè )舞的海洋。

  就在六十幾年前,這里還只是城外的一處郊野。最醒目的建筑是一座土主祠,“青邑桑柘茂于他處”,初建于五代后蜀時(shí)期,里面供奉著(zhù)一尊神像,每年正月二十一,人們會(huì )身著(zhù)青衣前來(lái)敬香祭祀。這是傳襲了千年的風(fēng)俗,光緒三年重修的《青神縣志》第十八卷便記有:“二十一日,青衣土主會(huì )。老幼婦女,以帚拂神塵,以為飼蠶之兆!

  在另一卷中,祠廟的來(lái)由也有著(zhù)明確的記載:“蠶叢初為蜀侯,后稱(chēng)蜀王,常服青衣,教民蠶事。民感德,立祠祀之,俗呼青衣神,敕封土主。飼蠶之家,無(wú)不敬之!倍鴵彼巍遁浀貜V記》“昔蠶叢氏衣青衣,以勸農桑,縣蓋取此為名”之說(shuō),青神之前更早的縣名同樣緣自這段久遠的傳說(shuō)。

  其實(shí)這是歷史的一次誤讀。事實(shí)上在蠶叢的時(shí)代,興起于岷山的蜀人尚未將腳步拓展至這片疆土。但由此確實(shí)可窺一斑的是,對于之后世世代代的蜀人而言,這位偉大的先祖始終如同基因和信仰一般。最為知名的吟詠來(lái)自盛唐時(shí)代的蜀人李白,在那首放肆崛奇的《蜀道難》中,他曾揮毫寫(xiě)下“蠶叢及魚(yú)鳧,開(kāi)國何茫然!”

  然而在留存至今的文獻中,關(guān)于這位古蜀先祖的描述并不算豐實(shí),只有寥寥數言且頗具神話(huà)色彩。西漢侍郎揚雄所撰《蜀王本紀》是可考的最早記載,其中有云:“蜀王之先名蠶叢,后代名曰柏濩,后者名魚(yú)鳧。此三代各數百歲,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頗隨王去!贝撕髿v代雜史、方志、類(lèi)書(shū),文字略有差異,但大旨皆從此之說(shuō)。晉人常璩雖質(zhì)疑揚著(zhù)鄙俗,另作《華陽(yáng)國志》,卻仍有“蠶叢縱目”這樣的傳奇之處。

  不過(guò)1986年的廣漢三星堆,兩個(gè)填滿(mǎn)珍奇異物的器物坑重見(jiàn)天日,似乎為這個(gè)飄渺的久遠傳說(shuō)提供了一份可堪考據的佐證。因為在那些上古遺物里,有許多怪巧獰厲的青銅人像,不僅尖耳高鼻、扁嘴大口,更有著(zhù)一雙瞳孔凸出的大眼,尤其是二號坑里的一副青銅面具,眼球呈柱狀凸出眼眶16.5厘米,極盡夸張。一切仿佛都在影影綽綽地提示著(zhù),那個(gè)長(cháng)著(zhù)一雙縱目的青衣蠶叢,也許并非完全虛妄的想象。

  月亮灣有寶玉

  器物坑所在的地方,在很長(cháng)的時(shí)間里都被當地人視為風(fēng)水寶地。那是一片廣袤的田野,勢平土沃,利于耕耘,每每莊稼長(cháng)成時(shí)都綠意蕩漾。兩條自西向東流淌的河流穿行而過(guò),靠北的名為鴨子,靠南的喚作馬牧。在馬牧河的南北兩岸,各有一處突兀而起的土堆,北岸的形似一彎半圓的月亮,因此被稱(chēng)為月亮灣,南岸的則是三個(gè)小圓丘,仿佛三顆辰星傍依,故得名三星堆。清嘉慶年間編修的《漢州志·山川志》中,將這里的景致浪漫地描述為“三星伴月”。

  如今在月亮灣畔的一條水渠旁,依然有一座農家院落,住著(zhù)一戶(hù)姓燕的人家。燕家祖上在光緒年間出過(guò)一位秀才,被鄉鄰稱(chēng)為燕師爺,靠著(zhù)在縣衙做事的俸祿在這處風(fēng)水寶地置下了這份家業(yè)。

  燕師爺生活的年代,附近的田里總能見(jiàn)到許多瓦礫陶片。1929年春的一天,他和兒子在挖蓄水塘時(shí)偶然從溝底刨到了一塊長(cháng)約五尺寬約三尺的石板,掀起一看下面滿(mǎn)是大小不一、形色斑斕的玉器。后來(lái)全家連夜掏挖,得到了圭、璋、璧、琮等四百余件。

  按照村里老人的說(shuō)法,這里從前是蜀王的都城,于是推想,這些珍寶必定是價(jià)值連城。孰料燕家父子非但沒(méi)能借此大發(fā)橫財,反而連遭厄運相繼染病。為了破財免災,燕師爺只好將玉器脫手,“廣漢燕家有寶玉” 的傳言也就隨之盛行坊間。消息也傳到了英國傳教士董宜篤的耳中,他想法設法從燕家要走了五件玉器,存放在華西協(xié)合大學(xué)的博物館里。正是在那里,美國著(zhù)名考古學(xué)家、人類(lèi)學(xué)家葛維漢看到了它們,隨即于1934年帶領(lǐng)著(zhù)一支考古隊到燕家院子附近進(jìn)行發(fā)掘。

  這是古老的西南大地第一次經(jīng)歷現代考古學(xué)的探索。盡管由于匪患猖獗、鄉人排外,整個(gè)發(fā)掘只持續了十天,但仍然采集到了六百多件玉、石、陶質(zhì)器物。通過(guò)對這些器物及其紋飾的研究,并與殷墟、仰韶、沙窩屯出土文物的比對,葛維漢認為此地存在著(zhù)一個(gè)與中原保持聯(lián)系的當地文化形態(tài),其年代約在新石器時(shí)代末至公元前1100年——即黃河流域的西周初期。

  “爾來(lái)四萬(wàn)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雖然李太白的詩(shī)筆向來(lái)狂放,不過(guò)當他在《蜀道難》中寫(xiě)下這一筆時(shí)卻并非全然夸張。過(guò)往的歷史記錄中,古蜀與中原的確鮮有聯(lián)系,比如依據《蜀王本紀》來(lái)看,雙方最早的接觸要到東周戰國的秦惠王時(shí)期才發(fā)生!渡袝(shū)·牧誓》中倒是記載了周武王滅商時(shí),蜀與庸、羌、髳、微、纑、彭、濮八個(gè)盟國有所參與;而《華陽(yáng)國志》更是將古蜀的創(chuàng )立納入中原神話(huà):“蜀之為國,肇于人皇,與巴同囿。至黃帝,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之女,生子高陽(yáng),是為帝顓頊;封其支庶于蜀,世為侯伯。歷夏、商、周,武王伐紂,蜀與焉!钡缑駠鴮W(xué)者顧頡剛論證指出,《牧誓》之蜀仍是漢水流域的蜀人而非岷江流域的蜀人,《華陽(yáng)國志》則是在“民無(wú)二王”的意識下有意將蜀之稱(chēng)帝稱(chēng)王者歸于周的世系而已。

  故而,葛維漢的發(fā)現雖淺嘗即止,卻如開(kāi)山辟路般打開(kāi)了通往西南故邦的一條隧道,初步證實(shí)了古蜀王國不但真實(shí)存在于九州大地,還具備了相當可觀(guān)的文明程度,更與中原和華北地區的史前文化有著(zhù)若干相似相同相通的聯(lián)系。在此之后,郭沫若、徐中舒、衛聚賢、鄭德坤等一批中國學(xué)者也紛紛將關(guān)注的視角投向了川西壩子上這片埋藏著(zhù)無(wú)限可能的神秘腹地,顧頡剛更是前瞻性提出了“巴蜀文化獨立發(fā)展說(shuō)”,不僅徹底否定了幾千年來(lái)人們信奉不二的“巴蜀出于黃帝”,也事實(shí)性地開(kāi)啟了中華文明多元起源的思路。

  這份對于古蜀文明的探尋熱情一直延續到了1950年代。曾在華西協(xié)合大學(xué)任教而與葛維漢有過(guò)密切交往的馮漢驥,就在1953年又到月亮灣做了一次調查。而馮的學(xué)生、時(shí)任四川省博物館研究員的王家祐更是四赴廣漢,就在1958年的一次踏勘中,他發(fā)現月亮灣文化層的內涵與隔河相望的三星堆是相一致的,從而將對這片古蜀遺址的觀(guān)察與認識再向前推了一步。

  1962年,馮漢驥再次來(lái)到了月亮灣,站在高高的臺地上望著(zhù)遠處的三星堆,他信心十足地說(shuō):“這一帶遺跡如此密集,很可能是古代蜀國的一個(gè)中心都邑,只要再將工作做下去,這個(gè)都邑就有可能完整地展現于我們的面前!睘榱送七M(jìn)這一判斷,次年他便帶領(lǐng)四川大學(xué)歷史系考古專(zhuān)業(yè)與四川省博物館組成的聯(lián)合發(fā)掘隊在月亮灣進(jìn)行了一次發(fā)掘,對地層、玉石器、遺址性質(zhì)等問(wèn)題做出了新的解釋和推測。

  而與此同時(shí),新繁水觀(guān)音遺址、彭州竹瓦街青銅器窖藏等一系列遺址的發(fā)現,都在共同指向一個(gè)愈發(fā)明晰的答案,那就是西南一帶傳說(shuō)千年的古蜀王國可以確切地追溯到殷商時(shí)期。只是關(guān)于它的政體、性質(zhì)、王權結構、統治范圍等,還需等待前世留存的更多線(xiàn)索浮出地表,然后逐一揭秘。

  文明的浮出

  “三星伴月”的景致,如今是看不到的,因為那三顆像是辰星般的土丘只剩下了半個(gè),高度也比從前矮了許多。1970年代后期,這里的公社大辦磚瓦廠(chǎng),三星堆的土被一方一方地送進(jìn)窯爐,然后變成了一塊一塊的磚。

  但歷史的詭譎之處就在于此,新的狂飆抹掉了舊的痕跡,卻也無(wú)意間給予了舊時(shí)代一個(gè)“歸來(lái)”的機會(huì )。在滾滾窯煙遮天蔽日的籠罩下,1980年代起,三星堆終于迎來(lái)?yè)尵刃缘陌l(fā)掘。此后六年時(shí)間,大量的玉、石、陶及灰坑、墓葬、房屋遺跡等被發(fā)現,借助碳14測定和樹(shù)輪曲線(xiàn)校正,地層分期與相互關(guān)系也得以初步確認,“三星堆文化”的概念也就此提出。同時(shí),通過(guò)對梁埂的探查和周邊地區的調研,一個(gè)“三星堆古城”的設想逐漸浮現——鴨子河以南至三星堆區域可能存在過(guò)一個(gè)人工修筑的中心城邑。

  1986年,三星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發(fā)掘開(kāi)始了。3個(gè)發(fā)掘區,53個(gè)探方,16個(gè)地層,1275平方米的勘探,讓古蜀王國的發(fā)展輪廓呼之欲出。以發(fā)掘主持者林向、陳德安、陳顯丹為代表的考古學(xué)家們認為,三星堆遺址可以為四川新石器時(shí)代晚期到夏、商、周五千年文明史的考古研究建立一個(gè)年代學(xué)體系,并成為古蜀文化斷代分期的分水嶺和試金石。

  1986年7月18日,磚廠(chǎng)職工在距離三星堆東約80米的一個(gè)斜坡邊取土時(shí),挖出了十幾件玉器,同時(shí)土坑中還散落著(zhù)一些明顯經(jīng)火燒過(guò)的碎骨渣。隨后1號坑的發(fā)掘拉開(kāi)了序幕,經(jīng)過(guò)十四天的仔細清理,一個(gè)長(cháng)4.5米~4.64米,寬3.3米~3.48米,深1.46米~1.64米的夯筑土坑展現在了世人面前,坑內以清晰有序的方位堆放著(zhù)不同類(lèi)別的器物——東南坑壁附近是大型玉石器,西南方則是青銅類(lèi)器物,中部是象牙且有一批門(mén)齒從北向南呈“一”字型排列。

  最令人矚目的無(wú)疑是坑正中偏西位置出土的一根長(cháng)1.43米、直徑2.3厘米、凈重約463克的金杖,其上雕有人頭、鳥(niǎo)、魚(yú)三種圖像,內芯殘存炭化木渣。在現存的文獻中,人類(lèi)何時(shí)開(kāi)始使用黃金制品尚無(wú)明確記載,1976年甘肅玉門(mén)火燒溝遺址出土的首飾是目前所見(jiàn)最早的黃金飾物,大致與夏同時(shí),而在殷墟等商代遺址和墓葬中發(fā)現的黃金制品也大多只是飾件。因此三星堆的這支金杖不僅絕無(wú)僅有,而且必定象征著(zhù)古蜀社會(huì )某種至高無(wú)上的地位與權力。

  就在1號坑的發(fā)掘剛剛結束時(shí),其東南方向約三十米的地方又發(fā)現了一尊青銅人頭像,仰面朝上,陰森冷峻。從這個(gè)頭像開(kāi)始,又一個(gè)長(cháng)5.3米,寬2.2~2.3米,深1.4~1.68米的夯筑土坑出現了,坑內遺物遠超1號坑的數量,共計1300件,其中735件為青銅器,一個(gè)更加龐大的青銅世界被倏然打開(kāi)了。

  在這些青銅器物中,4尊金面青銅頭像、8棵青銅神樹(shù)、銅人身形牌飾、大立人像、縱目大面具以獨有之姿奪人耳目,它們在造型上與青銅時(shí)代已發(fā)現的其他青銅遺物是那么迥然相異。此外,三件形制特殊、被發(fā)掘者指認為“神壇”及附件的青銅器物也尤其引人注目。其中編號為296號的神壇主體最引人注目,它在埋入時(shí)曾經(jīng)火焚,一半已被燒熔,剩下的一半也變形解體,但經(jīng)過(guò)拼對復原,大體可以觀(guān)察到全器的原貌:下層為圓盤(pán)狀獸形座底部上立大頭、長(cháng)尾、四蹄、單翅的兩尊神獸;中層為圓形底盤(pán)立人座,承托在神獸的獨角和單翅上,座上四個(gè)持物的力士面向四個(gè)不同方向;上層是立于山形座四瓣體上的方斗形頂,方形頂為空鏤盒形,中部每面鑄五位持物的小立人,四角上端各有一只展翅的立鳥(niǎo),在一面上部正中鑄一鳥(niǎo)身人面像。而在方形頂的最上端還有一個(gè)收縮的方形接口,或應還有拼接附件。

  上古時(shí)期的中原地區,作為人與神之間的一種中介物,青銅器承擔著(zhù)重要而尊崇的祭祀功能。因此數量巨大又充滿(mǎn)獰厲之美的青銅出土,無(wú)異于找到了一把打開(kāi)三星堆人精神信仰、禮儀制度與崇拜儀式——甚至包括政治形態(tài)和社會(huì )結構——的關(guān)鍵鑰匙。

  如同一張名片,這些神秘的遺物將三星堆推向了舉世矚目的視線(xiàn)中心,也將三星堆研究帶入了一個(gè)全新的階段。更為重要的是,在過(guò)往文獻中,為秦所滅之前的古蜀被描述為一個(gè)“不曉文字,未有禮樂(lè )”的化外之地,器物坑的發(fā)現無(wú)疑突破了這一認知,它向今人展示著(zhù)那個(gè)遙遠而神秘的王國曾經(jīng)擁有相對成熟的王權與神權,擁有不遜于中原的燦爛文明。

  迷霧重重

  器物坑是一道問(wèn)號繁多的題目,有待漫長(cháng)的破解。最為顯著(zhù)的首先是那些怪巧另類(lèi)的遺物,其后的三十余年里,它們持續地聚集著(zhù)人們的關(guān)注,并且牽引出了無(wú)限的猜想。

  這些遺物的確充滿(mǎn)謎團。且不說(shuō)大量殘損不全的碎片仍待拼對復原,即使是一些相對完整的器物也仍然存在無(wú)法確認的爭議。比如被譽(yù)為“世界銅像之王”的大立人像,呈環(huán)抱狀構勢于胸前的雙手環(huán)握中空,有人認為應該是持有玉琮,有人認為是權杖,有人認為是象牙,還有人認為并無(wú)持物,只是一種揮舞的手勢,并且其身份為何人同樣未有定論;再比如那根象征權力的金杖,究竟是代表王權還是代表神權抑或是政教合一的王者之器,始終看法不一,同時(shí)關(guān)于平雕其上魚(yú)鳥(niǎo)圖案也有不同看法,在傳說(shuō)中第三代蜀王其名便作“魚(yú)鳧”,本意就是一種善于捕魚(yú)的水鳥(niǎo),所以金杖之符是否證明此說(shuō)非謬亦未可知。

  2號坑出土的三件青銅面具同樣頗為神秘。盡管兩個(gè)器物坑中的大量青銅人像,無(wú)論造型如何,面部形象看上去都十分奇特古怪,但這三件面具尤其夸張,眼球明顯突出眼眶。其中最大的一件,通高65厘米,寬138厘米,中空的眼球直徑13.5厘米,凸出眼眶16.5厘米,前端略呈菱形,中部還有一圈鐲形圓箍。其鼻梁上方有一個(gè)方孔,可能原本鑄有精美的額飾,因為在另外兩件體積略小形狀接近的面具中,有一件就在相同的位置飾有立體夔龍或云雷紋狀飾件。

  《山海經(jīng)·大荒北經(jīng)》有這樣的記載:“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fēng)雨是謁,是燭九陰,是謂燭龍!币虼,一些學(xué)者在看到幾件縱目面具時(shí)便認為這可能就是“燭龍”,并且在坑內其他青銅器上的各種龍之形象,應該都與此傳說(shuō)有關(guān)。也有學(xué)者認為,從讀音上看,燭龍又可視為祝融——據《山海經(jīng)·海內經(jīng)》,這位獸身人面的神就降居在岷江。最直接的猜想當然還是歸于傳說(shuō)中的蠶叢,因為《華陽(yáng)國志》中直接說(shuō)過(guò)“蜀侯蠶叢,其目縱”,這些面具或許正是遠古蜀人對祖先形象的生動(dòng)追記。

  更為難以捉摸的還有青銅人身形牌飾。只見(jiàn)它通高46.4厘米,形似一個(gè)無(wú)頭無(wú)臂的人體,上部如穿衣袍,下有雙柄似雙腿,下端飾凸弦紋。器身裝飾圖案,主題紋飾為兩組倒置的變形鸛鳥(niǎo)紋,鳥(niǎo)喙長(cháng)及等身。根據鸛鳥(niǎo)能夠預知降雨的習性,一種觀(guān)點(diǎn)認為牌飾寄托了蜀人想要汲取其力的希望。另一部分學(xué)者則認為,牌飾表現的是岷山的形態(tài),雙柄即為山上的若木。它的放置方法也甚是叫人費解:倘若將牌飾視為人形,形如雙腿的雙柄就應該朝下放置。但這樣一來(lái)鸛鳥(niǎo)圖案便倒了,而且不帶雙柄的一段還有一道較寬的邊緣,三星堆中具有這種寬沿的其他器物均寬沿在下。同時(shí)因為兩柄之上鑄有凹槽,雖貌似人腿卻不盡符合生理特征,或許根本就不是一個(gè)人形器物。

  除了具體的器物,就連器物坑本身都存在著(zhù)難以解讀的答案。因為2號坑幾乎沒(méi)有考古學(xué)中重要的斷代物證陶器出土,加上三星堆地處偏遠,不能完全依靠交叉斷代法來(lái)根據器物藝術(shù)風(fēng)格對年代進(jìn)行類(lèi)比推斷,所以關(guān)于1、2號坑的絕對年代和先后順序一直存在不同意見(jiàn)。包括坑的性質(zhì),歷來(lái)也有祭祀坑、埋藏坑、墓葬坑、火葬坑、窖藏坑幾種意見(jiàn),其中持埋藏論者又分為戰爭說(shuō)、政變說(shuō)、神廟失火說(shuō)、宗廟神廟器物分別埋藏說(shuō)等。

  對于器物坑性質(zhì)的爭論,本質(zhì)上關(guān)聯(lián)著(zhù)對三星堆文化緣何衰亡的推測。作為彼時(shí)三星堆考古隊副隊長(cháng)的陳顯丹,是最早提出祭祀坑說(shuō)的學(xué)者之一,他認為大量的埋葬器物是三星堆人為求得神靈保佑或寬恕而做出的自我犧牲,這種乞求行為背后有著(zhù)密切相關(guān)的現實(shí)因素,三星堆人很可能面臨著(zhù)某些特大問(wèn)題。而這些特大問(wèn)題,有可能是外敵的入侵,也可能是《蜀王本紀》《華陽(yáng)國志》中記載的那場(chǎng)“若堯之洪水”的災害。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前副所長(cháng)趙殿增也是祭祀坑觀(guān)點(diǎn)的堅定支持者,由坑內種類(lèi)多樣的祭祀形器物,他推測三星堆文化時(shí)期這里曾經(jīng)存在著(zhù)一個(gè)神權至上的國家,但也正是因為對宗教的極度狂熱,過(guò)度消耗社會(huì )財富貢獻神靈,造成了嚴重的生存危機和社會(huì )恐慌,最終在一次次燎祭祈福無(wú)效后不得不告別故土遷居他處。

  北京大學(xué)考古文博學(xué)院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文化遺產(chǎn)保護研究中心主任孫華則認為,連神像在內的所有珍貴器物通通埋藏并不像是祭祀所為,而可能是由于三星堆文化過(guò)分強調宗教,導致財富被集中于神權貴族,打破了其與世俗貴族之間的權力制衡,從而引發(fā)內部沖突,在這場(chǎng)政治變故中城市被破壞、神廟被燒毀,等到變故平息,三星堆人“出于某種考慮不得不將神廟的這些物品埋藏在祭祀區附近”。

  不同于這種緊張沖突狀態(tài)下自行進(jìn)行保護性埋藏的觀(guān)點(diǎn),也有一些學(xué)者認為,埋葬來(lái)自敵對國家或族群。在當時(shí)的一場(chǎng)戰爭中,三星堆王國的城池被攻破,宮殿神廟被燒毀,戰敗者的社神、社樹(shù)和禮器等被戰勝者用來(lái)祭祀自己的祖先,甚至可能是一種厭勝性埋藏,即用法術(shù)詛咒或祈禱以制勝所厭惡的人、物或魔怪。

  種種困惑與爭論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考古進(jìn)程本身的未完成。孫華即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過(guò)去一段時(shí)間人們其實(shí)是在“盲人摸象”:“1、2號坑有個(gè)致命的問(wèn)題,它只是兩個(gè)坑,是不全的,無(wú)法從整體上來(lái)考慮!

  2019年,四川省啟動(dòng)了“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三星堆遺址的再考古隨即啟動(dòng),1、2號坑所在區域布設下三條探溝。11月26日,在距地面50厘米的地方,一條規則的線(xiàn)條被發(fā)現,接著(zhù)一個(gè)邊緣幾乎呈直角的坑被清理出來(lái);12月2日,在又向下發(fā)掘了90厘米后,一件青銅器物的邊緣露頭了,編號K3的新器物坑就此掀開(kāi)了塵封的一角;再之后,4到8號坑也陸續被發(fā)現。

  隨著(zhù)這6個(gè)坑的發(fā)掘,圍繞器物坑的部分問(wèn)題似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決。通過(guò)碳14測年,以及8號坑頂尊蛇身人像與2號坑青銅鳥(niǎo)腳人像殘件、3號坑頂尊跪坐人像和8號坑青銅神獸的成功跨坑拼對,初步可以判斷幾個(gè)坑的形成時(shí)間大致相同。而八個(gè)坑所處位置同在一個(gè)以紅燒土平整、黃土鋪面的長(cháng)方形廣場(chǎng)東南部,且形狀和朝向相同,除5、6號坑坑口較小深度較淺外、掩埋物無(wú)規律也沒(méi)有象牙,其余六坑大致相似,則基本可以確定掩埋是三星堆人自己在有序規劃下進(jìn)行的。

  只是在眾多的疑惑面前,這些認知上的推進(jìn)與更新仍不免相形見(jiàn)絀,諸如掩埋是一次性進(jìn)行還是分次處理等問(wèn)題依然沒(méi)有直接答案,有關(guān)祭祀坑還是埋藏坑的爭論目前看來(lái)也還會(huì )持續下去。但正如考古學(xué)者許宏所說(shuō),這樣的情況不唯三星堆研究,“在中國上古史和考古學(xué)領(lǐng)域,研究對象因相隔久遠、資料支離破碎而顯得撲朔迷離,研究結論也就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既不能證真也不能證偽者所在多有”。

  從“坑”里跳出來(lái)

  不過(guò)對于三星堆而言,有一些原因似乎是獨有也需要獨自面對的。比如據孫華介紹,與三星堆遺址材料的豐富度相比,三星堆文化的材料是有所缺乏的:“我們說(shuō)一個(gè)文化,它是一定時(shí)間一定區域內特征明顯的一個(gè)共同體。但是三星堆很奇怪,這個(gè)文化就分布在三星堆遺址和周?chē)你瓫_擊扇,成都平原的主干幾乎沒(méi)有遺址,好像沒(méi)有基層聚落來(lái)支持它,只是在三星堆文化末期才有發(fā)現。我們缺乏連綿的多層次的遺址做支撐!

  過(guò)于龐大、耀眼的掩埋遺物對三星堆遺址與文化整體的研究和探索也構成了些許干擾。參加過(guò)1980年至2000年三星堆遺址考古發(fā)掘研究和組織工作的趙殿增曾坦言:“兩個(gè)祭祀坑的發(fā)現,也在某種程度上打亂了工作的計劃性,同時(shí)帶來(lái)了不少新的問(wèn)題和新的矛盾。不僅上千件埋入時(shí)就被有意打碎文物的修復、整理、研究、保護工作需要投入很大的力量,而且社會(huì )各方面對這批文物的關(guān)注和需求,使我們無(wú)法正常地繼續原有的工作!庇媱澅淮騺y的最直接影響便是發(fā)掘資料的整理與考古報告的發(fā)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萬(wàn)嬌就在論文中表示過(guò):“從祭祀坑旁邊的三星堆開(kāi)始,興奮的考古工作者不斷地對三星堆遺址進(jìn)行新的探索,自然就忽視了一項最基礎的工作——對以往發(fā)掘資料的整理和發(fā)表。1980年發(fā)掘后發(fā)表簡(jiǎn)報《廣漢三星堆遺址》,這樣及時(shí)的發(fā)掘—整理—發(fā)表的優(yōu)良傳統并沒(méi)有很好地延續下去!睍r(shí)至今日,研究者能夠使用的資料,除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編寫(xiě)的《三星堆祭祀坑》,只有1934年、1963年和1980年的三個(gè)簡(jiǎn)報,沒(méi)有詳細的正式報告。

  而除此之外,孫華還向《中國新聞周刊》解釋了遺物光環(huán)在認知上構成的某種障礙:“三星堆發(fā)現了其他遺址、其他文化很難發(fā)現的那一套東西,所以它會(huì )給我們造成一種錯覺(jué),我們會(huì )認為三星堆的青銅文化很發(fā)達。但是三星堆不是這樣的,三星堆的所有東西都在(器物坑)這里了,城內沒(méi)有發(fā)現什么青銅器,城外也沒(méi)有,它的青銅普及程度并不是很高!

  早在1、2號坑發(fā)現時(shí),著(zhù)名考古學(xué)家蘇秉琦就發(fā)出過(guò)一個(gè)冷靜的提醒——要從“坑”里跳出來(lái)。事實(shí)上,器物坑與三星堆遺址之間并不能直接劃上等號。從時(shí)間上講,器物坑只代表了三星堆文化并且只是后期——存在于公元前2500年左右至前1000年左右的遺址整體,總共包含了三種不同的文化遺存;從空間上講,它們在3.5平方公里的城址內也只占據西南一隅。

  對城墻的尋找其實(shí)是先于器物坑的。在1985年的調查中,殘長(cháng)1000余米的東城墻和殘長(cháng)600余米的西城墻便得以發(fā)現,只是此時(shí)對南北城墻的判斷尚不充足。1989年,三星堆土埂以南約500米的“龍背梁子”被確認為殘長(cháng)1050米、人工壘筑的南城墻。與此同時(shí),通過(guò)地層疊壓關(guān)系,也確定了城墻的建造年代在三星堆遺址二期(相當于商代早期)、使用年代在二期末至三四期(相當于商代中晚期至西周早期)。

  雖然此時(shí)城池以北的防御還被認為是以(鴨子)河為障,但對城址規模的計算卻與后來(lái)的面積幾無(wú)差別。到2015年,青關(guān)山城墻、真武宮城墻、馬屁股城墻的確認終于勾勒出了一個(gè)完整清晰的城址范圍。

  一路的調查和勘察中,內城的城墻也隨之浮現。原來(lái)在三星堆城內的西北、西南和東北,先后還有月亮灣小城、三星堆小城和倉包包小城三個(gè)內城。在孫華看來(lái),三星堆最終呈現出的城市格局包含了一種“法天象地”的思想內涵:“到了三星堆文化晚期,形成了城北是世俗區,城南是宗教區,中間有一條(馬牧)河隔開(kāi),整個(gè)看起來(lái)是一個(gè)田字格!彼J為這是三星堆對中國文化一個(gè)非常重要的貢獻:“這樣的一種城市規劃,被金沙繼承。古蜀國的最后一個(gè)都城,成都城也是這樣。這種都城規劃被秦始皇看中,所以建咸陽(yáng)時(shí),‘渭水貫都,以象天漢,橫橋南渡以法牽!。最后的一個(gè)集大成者則是隋唐的洛陽(yáng)城!

  2005年,月亮灣以西的青關(guān)山臺地又發(fā)現了一處夯土建筑臺基。對于基址之上具體的建筑形態(tài)及功能,學(xué)界再次產(chǎn)生了不同觀(guān)點(diǎn),但其為一大型建筑是顯然無(wú)疑的。因此,由內外城墻、大型建筑和祭祀區域共同構成的三星堆遺址,在毀棄之前是一個(gè)中心都城應無(wú)可否認。

  而伴隨1985年十二橋遺址、1995年寶墩遺址和金沙遺址、1996年魚(yú)鳧村遺址的發(fā)掘,三星堆文化上接寶墩文化、下接十二橋文化的衍進(jìn)路徑,甚至包括古蜀先民的遷徙軌跡,似乎都在不斷接近一個(gè)愈發(fā)清晰的歷史真相。但謎題依然遠未盡止。在目前確認的城址范圍內,三星堆遺址還沒(méi)有道路被發(fā)現,路網(wǎng)結構尚不清楚;三星堆文化的墓地也沒(méi)有發(fā)現,1997年時(shí)西城墻外約500米處雖然發(fā)掘出了29座小型墓葬,但其出現的時(shí)間是早于三星堆城的,屬于寶墩文化向三星堆文化過(guò)渡的階段,由此三星堆文化對死者的處理方式也就同時(shí)成了一個(gè)未知之謎;而八個(gè)坑里埋了如此多的青銅器,遺址上迄今卻沒(méi)能發(fā)現任何一個(gè)手工業(yè)作坊或者鑄造工場(chǎng),以至于有人認為此處的青銅器是長(cháng)江中游的人制作的……

  除此以外,逼向謎底的路徑也包含在許多或許只是奢望的期待中。連同陳顯丹在內的許多考古學(xué)者,在幾年前接受《中國新聞周刊》的采訪(fǎng)時(shí)就表示過(guò),希望未來(lái)能看到巴蜀文字的出現。

  向地表之下尋找湮沒(méi)已久的文明,永遠就像是剝洋蔥,只能一層一層耐心又審慎地揭去歷史的塵埃,不斷靠近那個(gè)真實(shí)的過(guò)往。在此之前,任何遲疑、嘗試與論爭可能都要比一個(gè)急切而草率的定論更加務(wù)實(shí)。對三星堆的探索概莫能外。這條漫漫“蜀道”,同樣“難于上青天”。

  《中國新聞周刊》2023年第21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wù)經(jīng)書(shū)面授權

編輯:陳少婷
国产无遮挡又黄又爽高潮,调教小SAO货撅起屁股扒开,欧美AAAAAA级午夜福利视频,中文字幕成人精品久久不卡